從李國鼎辭世和中鋼改組,想到雍正皇帝的這句話。

張作錦

有一天坐計程車,司機先生感嘆生意不好做:「大家都沒有錢了。」我安慰他說,經濟不景氣嘛!他說不是,因為「錢都被國民黨大官拿走了」。我提醒他:「現在的大官不屬於國民黨了。」他回答:「國民黨大官早就把錢拿光了。」

若干人有這樣的觀點,證明某種「政治教育」的成功。不幸的是,這樣的「政治教育」不管多麼成功,都無補於當前經濟的失敗。

不錯,國民黨執政時,貪污腐化相當嚴重。但是,國民黨也為台灣居民創造了財富。而「使人民發財」的那些高層官員,都十分清廉。

提起台灣的經濟建設,首應想到拓荒先驅尹仲容。他生活的簡樸,大家都知道。繼尹氏之後,把台灣抬上「亞洲四小龍」地位,使台灣國民所得達到一萬三千美元高標準的,是嚴家淦、俞國華、李國鼎、孫運璿、趙耀東這批人。誰聽說過他們住「鴻禧山莊」、開賓士、穿名牌、打小白球、出入五星級飯店?老實說,孫運璿如果沒有總統府資政那點津貼,恐怕連看病的錢都沒有。「科技之父」李國鼎當年如果利用職權、機會先使自己或家人親友發了財,今天張忠謀、施振榮等人對他的辭世,還會哀悼得如此真誠?

中鋼業務之好,盈餘之高,世界第一,新政府不擇手段的將之「綠化」。有大官聲言,任何人去,「躺著都會賺錢」。可是中鋼創建人趙耀東及其團隊成員,當年肇始之艱辛,豈是一言能盡?扁政府要換中鋼領導人,至少要做到兩點:第一、給個理由;第二、來人要比去人好。否則的話,豈能服眾?若不能服眾,只因手握權力就要硬來,那就是專政霸道,何民主進步之有?

當前台灣的財經情況,有識之士沒有不憂心的。今年第一季經濟成長率只有百分之一點零六,景氣信號跌到九分已使指標失靈。廠商投資金額衰退一成八。企業領導人對經濟前景樂觀的,由去年的八成三降為今年的一成一。而政府財政已寅吃卯糧,一面要兌現各種選舉支票,一面要修法取消政府舉債上限,連子孫的錢也要一起花光。

有人說,新政府剛上台,找不到合適的財經首長。這算什麼話?宋代陸九淵早就對這種藉口摑了一巴掌:「古之興王,未嘗借才於異代。」李國鼎這一批人如不受「前朝」重用,當時不也是找不到財經首長嗎?有人感嘆說,今天台灣不會再有李國鼎這樣的人了。這話也不可信,最多只能說不容易再有「用李國鼎者」那樣的人了。中國人多記得孔融讓梨的美好行為,但別忘了他更有價值的精闢言論。在談到人才問題時,他說:「珠玉無脛而自至者,以人好之也,況賢者之有足乎?」賢者雖有足,但也有傲骨,對心胸狹窄又專畫小圈圈的人,他們每不願與之為伍。

民富則國強,國家庶政首重財經,中外皆然。英儒培根說過:「當政府的四大支柱——宗教、法律、議會和財經——中的任何一個受到重大震動,或被削弱的時候,人們就不得不祈求上蒼給予他們一個良好的境遇了。」台灣今天的財經情況,較「震動」、「削弱」或尤有過之,但我們能做的就只有「祈求上蒼」嗎?

前一陣子電視台播演連續劇《雍正王朝》,若干劇情不無替雍正翻案的意思。但電視內容畢竟太側重「奪嫡」等趣味效果,「正經事」反而說得不多。其實,雍正很注重選用人才,他曾在鄂爾泰的奏摺上批道:「治天下唯以用人為本,其餘皆枝葉事耳。」他還告訴大臣們說:「從古帝王之治天下,皆言理財、用人。朕思用人之關係,更在理財之上。果任用得人,又何患財之不理乎?」

只要任用得人,何患財之不理?今天在台灣來覆按這句話,尤覺意義深長。

【2001-06-03/聯合報/37版/聯合副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