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年前19個工程師渡洋取經 25年後這些人的名字都鍍了金

 文/舒碧霞


當初由於史欽泰(左二)及胡定華(左三)的堅持,積體電路示範工業才能順利移轉至民間經營。


四月二十六日早上十點,台北圓山飯店頂樓大會廳熱鬧滾滾。原來,這裡正在舉辦「我國積體電路技術引進二十五周年」紀念會。只見會場上冠蓋雲集,彼此間或寒宣問候、或興奮地拍照。這些人物是誰?
他們正是旺宏電子董事長胡定華、聯發董事長蔡明介、華邦總經理章青駒等,目前在半導體市場上各據一方的人物。

在二十五年前,這一群人被工研院派往美國RCA(美國無線電公司)受訓,這一場長達十一個月的異域之旅,帶回了半導體技術;往後的二十五年,半導體技術在產業界產下二十顆金雞蛋。半導體技術啟動了工研院功能,除了半導體,工研院一路撒種,包括光電、機械、通信等各個領域,目前出身於工研院的上市、上櫃公司負責人達二十多家,總市值達新台幣二兆元。看來,工研院這一座國內規模最大的政府半官方研發機構,真像一個專門孵化金雞蛋的孵蛋器。

「二十五年前,工研院派人到美國RCA受訓,引進半導體技術,除了我已年過三十歲,其他都是二十啷噹的小伙子,」當時帶著曹興誠(聯電集團董事長)、劉英達(友達科技副董)、陳碧灣(台灣光罩總經理)等十九人,赴美受訓的旺宏孵化金雞蛋電子董事長胡定華回憶,「現在,我們都已兩鬢斑白,歲月不饒人啊!」華邦總經理章青駒接著胡定華的話說。

引進RCA七微米半導體技術,奠定了台灣半導體產業的基礎,也開啟了工研院成立聯華電子首家民間公司的序幕。聯電,這一家由工研院催生的民間半導體公司,目前市值達六千億元,隨即而生的台積電,更具有一兆元以上的身價。這兩家在國際半導體市場分別占有40%、30%的市場,他們的原生父母是誰?正是工研院。
不只台積、聯電,在科技界處處可見工研院人才的影子。目前,台灣三百多家上市、上櫃的電子公司之中,有百位高科技總經理來自工研院;這中間,即使股市低迷,這二十家公司的股價仍超過三十元,其間更有高達一、二百元者,被投資大眾視為金雞蛋。這二十家公司的總市值超過二兆元,而其中,約有六成的負責人出自電子所,其餘則分別出身電通、光電、材料等其他所。這些形同老闆的專業經理人均系出「工研院」,轉入業界後,也互相以「學長」、「學弟」相稱呼。

工研院究竟是如何生下一顆顆金雞蛋?最典型的作法,是由工研院將研發成熟的技術及團隊一併移轉出去,成立一家民間公司,工研院稱這樣的公司為「衍生公司」,如聯電、台積電、台灣光罩等;而有的案例則是研究人員練好功夫,出去自立門戶,如晶元光電、太欣半導體等。

在工研院的衍生公司中,最引人津津樂道的,要算是聯電及台積電二家公司了。二十二年前,工研院首座三吋積體電路示範工廠的營運已步上軌道,「示範工廠的良率及製程技術已上線運作,聯勤兵工廠、手表製造客戶下單生產的IC,也順利出貨,如果發展順利,可以把技術轉移民間」,當時擔任工研院電子所所長的胡定華心
裡盤算著。

胡定華的這個想法在當時引起很大的爭議。在工研院董事席中,有的董事建議,不應將積體電路示範工廠移轉至業界;也有人認為,移轉至民間經營的存活率極低。所幸,胡定華及當時的積體電路發展中心主任、現任工研院院長史欽泰等人排除雜音。民國六十八年,成立聯華電子一案在工研院內拍板定案。

但是,什麼叫「衍生公司」?什麼叫做半導體?在二十多年前,對產業界而言,根本就是天方夜譚。工研院一頭熱,要拿錢出來的大老闆卻個個面有難色。

為了聯電衍生案,工研院特別成立「創新技術移轉公司」,協助聯電籌措開辦資金。聯電初期資本額三點六億元,電子所技術作價占5%股分,即一千八百萬元。民間的錢呢?聯電成立之初,沒有一家公司對它有信心。直到政府指定交通銀行率先投資聯電25%股分後,東元、聲寶、華新麗華等大財團才勉強跟進。友達副董劉英達表示,那時投資者並不認為聯電會成功,抱著如果投資失敗,就當作是交際費花掉算了的心態,「誰知道,現在原始股東會有上百倍的投資報酬率,投資聯電實在是一本萬利啊!」劉英達瞇眼笑著說。

「東元參與聯電的投資案,初期投資三千六百萬元,約占聯電的10%,當時投資聯電,東元內部股東曾引起強烈反彈,」東元一位副總對朋友說道。現在,若加上每年的配股換算,東元持有聯電股票的成本每股不到一元,以聯電市值達五千九百零九億元估算,東元二十二年前轉投資聯電,如今不但已完全回收,還坐擁五百億元的股票市值,真是「投資愈久,領得愈久。」十年前,聯電取得東元聲寶一席監察人時,業界盛傳:東元投資聯電是賺到現金,而聯電投資東元則是搏感情。

「聯電會有今日成就,工研院功不可沒,」工研院院長辦公室主任羅達賢不客氣地說,工研院協助聯電的不單只是資金,最重要的是人才。羅達賢表示,當年,工研院花費二年的時間,動用電子所八十位製程、研發、廠務工程師,集中資源全力支援聯電,包括現任台積電總經理曾繁城、漢民科技總經理許金榮,和矽統科技董事長杜俊元等人,都曾協助聯電順利生產上線。

有了聯電,工研院在民國七十六年,再由電子所衍生成立台積電。當時,張忠謀任職工研院院長主導全案。

「規畫台積電時,張忠謀已看出晶圓代工業務潛力。」一位資深的工研院員工說。原來,當時張忠謀看到早期國善電子、茂矽、華智等半導體公司,設計完成IC成品時,卻找不到製造的場所。張忠謀當下認定,台灣缺乏一個立場中立的晶圓代工廠,於是張忠謀便提出台積電專門從事晶圓代工業務的企畫提案。

台積電初期成立的資本額為五十五億元,其中電子所以半導體試製工廠及二微米製程技術做價,政府政策性投資的資金約為二十五億元左右。十四年後,台積電資本額成長三十倍,所累積的總市值近達一兆元,去年股價一百八十元時,台積電市值還一度破一兆元,堪稱是工研院培育出的世界級金雞蛋。「台積電之所以能成為國際級的半導體廠商,除了張忠謀之外,電子所在初期的支援,則為台積電打了底,」羅達賢表示。
有了聯電與台積電衍生公司案例,工研院證明以成熟技術及研發團隊為根基,再募集民間資金成立公司,是一帶動產業發展的成功模式。這一套模式,隨後陸續打造出台灣光罩、世界先進、合泰半導體(後被聯電併購)、盟立自動化、榮剛重工、亞航微波通訊等公司。不過,並非所有衍生公司都如台積電、聯電,也有的表現不盡如人意。

民國八十五年,自工研院材料所獨立的紐煇公司,從事國防零件鑄造業務,由於市場規模太受局限,紐煇應付給經濟部的技術移轉專利費用,遲遲無法交付,最近經濟部已要求工研院催收紐煇的專利費;另一宗是工研院電子所衍生的億威科技,主要生產軍用主機板,同樣受到市場規模小的限制,這家公司至今仍處於虧損狀況。

工研院為高科技人才搖籃

成立二十八年的工研院,除了生下二十顆上市、上櫃金雞蛋外,它也是國內最大的科技人才訓練所,這也算是工研院對產業界的另一項大功德。

直到今天,理工科系畢業的社會新鮮人到工研院,還會隨口念著:

上山來少林寺(註:工研院)練功,下山到業界闖江湖。
工研院技術移轉與服務中心主任邱紹成說,工研院成立二十八年以來,員工轉業人數共有一萬五千人,目前,任職於產業界高達一萬二千人,這一萬二千位高科技產業的中堅幹部中,有將近五千人服務於新竹科學園區。

的確,從工研院外流到業界的工研院人,不少是第一線的研發工程師。邱紹成以晶元光電、凌陽科技為例說明,晶元光電總經理李秉傑,曾經擔任過工研院光電所組長,六年前即自行設立晶元光電,而李秉傑在工研院期間,就是由研發工程師領域一路坐上光電所組長。

凌陽科技董事長黃洲杰在工研院也有類似經驗。黃洲杰曾任工研院電子所IC設計工程師,到產品負責人、課長等職務,十三年前黃洲杰離職赴矽統工作,三年後成立凌陽科技。黃洲杰現已是僅次於張忠謀,出身工研院的科技首富了。

只要有本事,在工研院即使擔任工程師,一樣可以養成創業的因子。在工研院電子所擔任工程師的闕壯賢,十五年前離開工研院,轉赴業界工作,並投入昔日電子所同事吳啟勇、高國棟等人籌設的合泰半導體。五年前,並與合泰成立半導體封裝廠超豐電子,由闕壯賢獨挑大樑,負責規畫超豐整體營運,「和志同道合的老同事創業,才能永續經營」,闕壯賢說。

工研院,這座國內最大的研發機構,產生了各路英雄好漢。只是,捧紅了一個個科技明星之後,工研院卻出現人才斷層的現象。才風風光光舉辦完我國積體電路引進二十五年的工研院,下一個二十五年,工研院仍會是個孵金雞蛋的孵化器?還是會隨著年歲增長而垂垂老矣?

 Ref:[數位週刊] Vol. 035 Tue, 1 May, 2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