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發現台灣

        全中國第一條由國人主導修建的鐵路第一家由國人自辦的電力公司第一套電報系統,都發生在台灣。三百年前,台灣已經開始了轉口貿易 一百五十年前,滿山遍野的樟樹林為台灣贏得了第一個出口的「世界第一」王冠。台灣成為全中國最進步的一省,一百年前就已做到。

        一百一十七年前,日軍犯台,佔據南台灣六個月而這改變了中日近代史徹底翻轉數千年來中日間「華夷秩序」的古戰場,今天靜靜的躺在恆春北邊,鮮人知曉。這許多光榮或悲傷的歷史,卻在荒煙蔓草中遺失,台灣真的已失去了記憶?

        今日,要真正實現中國人的現代化台灣成為唯一有選擇的地方。但要如何才能喚起共同的記憶、凝聚共同的情感、激發共同的力量,走出屬於你我的共同未來?

二、 為什麼現在要回頭看歷史?

歷史像一條河流,河流有方向,就因為它有源頭;知道自己從哪裡來,才曉得要往哪裡去。了解歷史,並不是要背負過去,而是為了向前走時,能夠無後顧之憂,可以走的更踏實、更坦然。我們的祖先一直處於身不由己的漩渦裡,我們這一代—在台灣的中國人,雖然無法選擇過去,卻可以決定自己的未來,這是我們的幸運。發現台灣,只是一個嘗試「打開歷史,走出未來」的初步探索。

三、商品經濟的第一次風光——台灣開港

在古老中國外患迭仍之際,康熙、乾隆與嘉慶三朝移民的後代子孫,在台灣各地繼續默默開墾,往山中、往溪邊,或往無人知曉的番地。移墾先民的冒險、勇敢、刻苦,不僅為後代台灣人留下一頁值得記載的歷史,也贏得外國旅行者的讚揚。他們戰勝了困難,使那蠻荒偏僻的地方變成美麗安適的樂土。他們所做的事情,不僅開發森林,也開闢道路,建築房屋,把荒涼的沼澤變成金色的良田。

由於歐洲及美國對天然資源的大量需求,安平及高雄開港之後,台灣茶、糖及樟腦,立刻成為貿易輸出的主要物品。據估計自一八六五到日本據台前的三十年間,台灣因為淨輸出累積的財富已達到一千四百多萬海關兩,三十年間出口總值也增加了七倍。自一八七O年代起,台灣每年對外貿易都出現大量出超。當時中國大陸每年平均對外貿易只成長三.四%,台灣則以平均每年六.五%的成長率,遠遠超前。這是台灣經濟史上第一次的繁榮。

茶葉、樟腦與糖的輸出激增,使台灣成為世界主要產地之一。在人造樟腦出現以前,據估計台灣出產的樟腦佔世界樟腦總產量的七○ ~八○%,是最早的台灣世界第一。當時另一項世界第一是澎湖海域的珊瑚場。其中一種「莫莫」珊瑚,據估計也佔了世界總產量的九○%。

四、鐵路開出台灣新紀元——中法戰爭後

        因中法戰役保台有功成為首任台灣巡撫的劉銘傳,在六年中使台灣成為全中國最進步的一省,他是如何做到的?

       「百年以來,中國朝野上下的有心人莫不以『近代化』——自強相尚,『才氣無雙』的劉銘傳雖只是其中之一,但了解最深,持之最堅,赴之最力,成績最著,很少人可與相比。他的表現即在台灣。」研究中國近代史的學者郭廷以對劉銘傳的評價相當地中肯。

        沒讀過多少書,劉銘傳卻是清代少見的具備現代知識與能力的「奇才」。他十五歲就輟學幫父親販賣私鹽。一八五三年,洪秀全攻破南京,正式建號「太平天國」,由於清朝的正規軍綠營已腐化不堪一擊,地方上都各自辦團練以求自保。十八歲、好勇善鬥的劉銘傳,就被安徽合肥大潛山下蟠龍墩的鄉人推舉為保塞長,從此展開殺敵衛民的軍旅生涯。

        清末推行洋務運動的名臣中,如曾國藩、李鴻章等,不是進士、就是翰林。行伍出身的劉銘傳,少了科舉包袱,反而最能吸收現代的新知識,並且身體力行。跟隨李鴻章在上海時,他帶領部隊「銘軍」與洋軍「常勝軍」並肩作戰對抗太平天國軍隊,又跟英法教練學習使用洋槍洋砲,後來他練兵作戰都採西式,所以在法軍犯台時,才能以夷制夷,保住台灣。

        和西洋軍隊實際接觸的經驗,讓劉銘傳很早就體認到「變法維新」的重要,他是第一位建議在大陸自己修造鐵路的人,認為鐵路是一切新政的起點,可惜未被採納。因此後來他來台主政,第一件事就是造鐵路。

        劉銘傳也是清代少數知日的名將,他在台灣努力建設,使台灣成為當時全中國最進步的一省,目的之一就是要防止日本再度對台有野心。他認為「禦侮首在自強,攘外必先靖內,內不靖則根本易搖,一有外憂,勢且不攻自靡。」

        被清廷從台灣調回大陸後,劉銘傳為了了解日本的國情,還曾聘請了一位日本名士倉信敦在幕中,但不讓這位日人參與軍務。閒暇時和他下棋,詢問有關日本的政風民情,以有所準備。當聽到清廷戶部奏請十年內海軍不要增加新的軍艦——而把經費移去修建頤和園時,劉銘傳痛心地說:「人家(日本)正在謀害我們,我們自己又把藩籬撤去,這樣看來,滅亡的日子不遠了!」

        劉銘傳在台灣六年,使台灣成為當時唯一有系統實施全面改革計劃的省份,說他是「台灣現代化之父」當不為過。

一百年前,台灣商人已具有靈活的商業手腕,能善用各種資源,迅速累積財富。

        大稻埕最有名的茶商李春生原是英商多德手下的買辦,多德在拓展台北茶葉時,多半靠李春生居中連絡。後來李春生獨立經營茶行,成為華商中最大的茶行,台灣茶葉在他籌劃下,成了北部出口的大宗。

        由於捐錢建設,與官方配合密切,李春生後來甚至進入台北的政治核心圈中,一八九○年劉銘傳設立養桑局,計劃在台發展後紡織業,就請李春生擔任副總辦。清廷為了褒揚他的熱心,還加封他爵位,李春生從一個洋行買辦變成地方仕紳階級。

        當時台灣南北有兩大巨商,北部是李春生,當時人稱他「番勢——李春生」,意指靠洋人而得有聲望。南部則是指高雄陳家的陳中和。

        清末時,板橋林家可說是擁有最廣大的政商關係網。林家和清末名臣沈葆楨、嚴復結成兒女親家,林家女兒分別嫁入沈、嚴家為媳。而嚴復的兩位孫女嚴倬雲與嚴停雲(女作家華嚴)則分別嫁給台灣企業家辜振甫與新聞界聞人葉明勳,這可算是中國及台灣近代史上最戲劇化的家族聯姻。此外,林家也參與投資盛宣懷創辦的招商局,購船來往台海兩岸。

        板橋林家並率先響應劉銘傳的種茶計劃,成立「建祥號」跨入茶葉經營,成為當時數一數二的茶商。板橋林家因為和官方關係良好,獲得信任,被允許入山墾殖得到大片土地,成為台灣大地主。日據初期清查土地時,板橋林家有五千三百甲,從桃園到宜蘭都有他的地。